回到主页

GPA 3.3轻松录上CMU?复旦学姐:倒掉这碗毒鸡汤!|录取故事

GPA 3.3轻松录上CMU?复旦学姐:倒掉这碗毒鸡汤!

之前我看过很多文章都是讲自己的成功或者逆袭,这让我有了Everything is so easy的错觉。但走完申请后我发现这些都是毒鸡汤,申请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这次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在申请留学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遗憾。

这些困难有的被解决了,有的没有被解决,也有因为我思虑不周而带来的遗憾。但我想和大家说的是,这些困难并不会妨碍我们得到一个好结果,Everything is possible, Just do not give it up.

爱吃橘子的工科女生

复旦大学 信息安全

GPA 3.3,GRE 321+3.5,TOEFL 105

CMU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trategy

+2 more(带$30,000奖学金)

- BeBeyond真实选择系列 -

第 26 篇

Me & Myself

和自己和解

“后悔给自己找这么多事做”,是我在申请季的时候经常会冒出来的念头。(笑

因为决定留学的时间很晚,所以时间很紧。英语的两场考试,因为大三出国交流而落下的学业,还有实习的工作——从决定出国的去年3月到今年的1月总共大概10个月的时间我都像一个陀螺一样团团转。这里面有成功做到的喜悦,也有在遇到瓶颈委屈哭的时候。

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那个时候很神奇,能承受得住那么大的压力,做那么多的事情。时间安排真的很重要,心态更重要,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管下一刻有多少DDL,都要安慰自己:没关系,问题不大,大不了……家里蹲(???)

我当时累的实在受不了了,就会去宿舍对面的电影店独自看电影,边看边自言自语地吐槽(感谢当时坐在我旁边的观众的好耐性)。要是哭必然是眼泪成河,如果笑一定是停不下来,黑漆漆的电影院是我发泄情绪的地方,毕竟有电影这么一个现成的理由在。

▲人生第一场音乐剧:摇滚红与黑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我却没有了后悔的感觉。

因为我坚信失败并不是最让人痛苦的事情,让人痛苦的是错过。我曾经错过一些人、一些事,这些错过,对于我来说比失败更加刻骨铭心。我对失败一般都是心服口服,但对错过会耿耿于怀很久,因为总是会想:如果我当时迈出了那一步,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我不喜欢后悔,就算是不得不错过,我也一定要做些什么来弥补这一遗憾。

所以当我走完申请,手持offer,最想和大家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请相信你们曾经做过的所有准备都是有价值的,哪怕这些努力让你们忙到头秃,但至少你们没有错过!

Why This One

找到所想要的

1. 大学这三年我都忙了个啥?

因为决定出国的时间晚,所以加入BeBeyond的时间也很晚。当时7月班已经开班了,没赶上,只能参加9月workshop(其实如果是加入7月班提早开始准备的话,我的申请就不至于这么慌乱了,哎)

这个workshop在第一天就给了我很大的惊喜,我遇到了高中的直系学长(高中听了一耳朵他的传ba说gua),还有大学一年的同班同学,以及一位我们复旦的学长,在那一瞬间就对这个workshop有了很强烈的亲近感。

我在workshop期间,冒出来最多的想法就是:“你们都已经这么厉害了,什么学校不能上?为什么要来找BeBeyond啊?”他们真的都很厉害,这个厉害不单单是体现在背景的强硬和丰富的经历上,还有他们对自己梦想的热情,和对人对事的精准眼光上。

我曾经洋洋得意自己简历上的丰富多彩(TOP互联网公司Engineer Intern,某四大咨询实习,在实验室摸爬滚打过,也热心学校社团、公益等各类活动),觉得自己很厉害。

结果第一次QCS就被复旦学长问了个哑口无言:

学长(拿着我的简历):你想做什么?

我:计算机。

学长:计算机有很多方向呢,你想做什么方向?

我:X

学长:你为什么想做这个方向?

我:因为我有相关的经历呀。

学长:那你在这段经历里做了什么?

我:balabala(非核心工作)

学长:所以其实你并没有接触到核心,那你为什么会觉得你想做这个方向?你都没有上过手,那你知道这个方向的工程师每天都在做什么吗?

我:呃……写代码?嗯这么说好像……不是那么清楚?

学长:OK,那我现在问你的时候,你脑子里想的第一件简历上最让你开心的经历是什么?

我:Y

学长:为什么开心?

我:因为很有成就感。

学长:别的经历难道就没有成就感了吗?

我:……啊,好像也有哦……

学长:那为什么这个经历就格外与众不同?

我:……因为我在完成这件事里出了很大的一份力,我的工作很重要。

学长:你的工作是什么?

我:balabala

学长:你觉得你的这份工作和你的别的工作有什么区别么?内容上?形式上?

我:呃……(陷入沉默)

其实说白了就是三个问题:你想做什么?你对你想做的了解多少?为什么不是别的?

再整合下,就是一个问题:Why This One? 说来惭愧,我当时连我的This One是什么我都没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