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Arthur

10年前我拔出了亚瑟王之剑,今天知道了如何挥舞


在亚瑟王电影上映之际,我们来和大家说说一个和亚瑟王有关的申请故事。

在申请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大牛”:完美的背景、经历丰富、个人素质优秀。大家都觉得申请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好好地梳理和整理,把自己厉害的一面比较完整地呈现在文书里,HSW和M7就是水到渠成。

而其实,申请是公平的,每一个人都必须要经过解决自己某些核心问题的困顿时光,不论是“牛人”还是“普通人”,大家都一样。

今天的这篇申请总结,就是一位“大牛”真实的申请过程。我们一起光改就改了三周,然而还是有一点深奥,但这篇文章的确是充满了力量和真实,非常推荐正在申请中的大家看一看!



《不列颠诸王史》中,亚瑟王少年时拔出石中剑,从此被认可为王,并用此剑杀掉470名敌人。

一个普通人,要剑干吗?

不过,我小时候以为自己拔出过这把剑。我少年时从一个暗淡的环境努力挣扎到了一个特别好的大学。我家当时情况有变,基本上大事小事都需要自己一人临机应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最黯淡的时候,我反复看着电脑里罗列着经典语句的网站,在勇气,困难,态度,胆量这些词条里,把所有的句子一个一个看过来,告诉自己, “一定会好的”。

所以当我到大学的时候,我大概已经有了一点应对困难的能力。可惜大学比我想的要困难多了。如果原来的地方让我还可以用努力和聪明而出挑的话,大学里多的是比我好又比我厉害的人。在大学里,我很幸运的学会了选择。我选择了做更难但在我眼里更有意义的事。尽管当时做得痛苦,但当我出来以后,我知道我可以负责的说, “我做好了” 。

这看上去像一个励志故事,但转折点就要开始我大学时不够游刃有余,根本不知道要做职业规划(也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所以我毕业以后,第一份工作尽管是个很好的工作,但却不是我最终想做的, 而且工作里锻炼的技能和我想做得事情所需要也很不同。我在第一份工作做得非常好,但想了一想,还是想在年轻的时候搏一搏,做我自己想做的。所以后来辗转来到了我申请时在的那个公司。来的时候就知道他不是最好的,但它起码是在对的路上,我希望可以用它继续走下去。

来了以后,才发现自己要面对很多的挑战。这是一个限制颇多的平台; 自己的设定限制了自己。对我来说,最痛苦的是,我不能在这里学到东西,我不能在这里学会如何成为更好的professional. 我从来做事,都想要尽我所能;我的工作却绑住了我,让我消耗生命却明知自己不在向前。这是我在以前从来没想过的事



为什么想做最好?因为很多人人生都不在自己手里:有些人受到天赋的限制,有些人受到后天环境的限制;可能我小时候见多了生命和小虫一样无奈却没有坏心的弱者,他们天天只能跟着“天”走,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命运。所以我很感恩,我的命运在我手里。

我不知道怎么让自己为停滞不前的工作而停止气愤,于是我找到了BBY。我当时有心申请,但我并不信所谓的申请机构——我做过自己的申请,我去过最好的学校,我知道我是谁。我和辅导老师说,申请的事我不担心,但工作上的事能请教你们吗?老师说,好的!结果就开始了我花了很少的钱却长达一年的“申请”道路。

一开始,我的“自我分析”可能以“释放气愤”来形容更合适,根本不知道怎么样去解决问题。但娟娟和劲波在我身上花了绝对超过学费的时间。我不是特别清楚他们为什么有这耐心去做这件事, 但我很感激。我和娟娟说,工作的地方又有什么事停止不前,又有什么人为了自己的“所谓自尊”粉饰结果甚至空口编撰数据,这在我以前工作的地方都是不可想象的,但在这里,我却要接受它, 甚至要喜欢和认可这些人,要不然我无法开展工作。我说:“娟娟,某某又假装工作但什么也不做了,他怎么这样?”, “娟娟,某某又不求甚解拿着半吊子的知识直接去做了,他怎么这样?”一开始我不是特别听得懂娟娟的回答,因为她一般会问我:“哦,那你觉得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呢?”“那他这么想也没什么问题啊?”我就想,什么叫没有问题,工作一定要做好,怎么能这么做!


后来,我出差回来,正式加入了申请的班级, 也进入了我的申请小组。我申请小组的代号是“爱好男”,大家一起琢磨申请, 顺便也琢磨琢磨爱好。我一开始的时候,自做聪明,以为这种小组的设定就是让几个性格不同的人凑在一起,这样,各自的问题可能有性格更合适的同学来帮忙解决。但后来看清楚了,发现我只看明白一半

在申请的过程中,我们组的每个同学都会互相交流工作和申请上的问题。

在这过程中,我看到了“高压力高砝码”行业的兔同学在既不能起冲突又不能退后的情况中斗争。兔同学看上去特别软萌,但实际上脑大无比也力大无比。给她三个连的压力,她可以顶住一切情况,不冲突,不退缩,苦撑待变,但任何一个机会抬起头来的时候,立马以200%的准备抓住它,把风险,压力,和冲突转到别的地方,让自己团队的目标更进一步。

还看到了国企大机器里的“帅哥”同学。在我已经握紧拳头准备砸向敌人的时候,帅哥同学永远游刃有余。他会上前一步,原来应该落在敌人脸上的拳头却落在了敌人的腰肢上,一边打开自带的BGM音乐并开始大踏步,一边温柔地把所有人扫进他自己的圈子当中,如见到真心好友一般的赞扬。帅同学的高处在于他的确是真心赞扬,过程中看不到猥琐的影子;和帅同学打完一场交道以后,你很有可能忘记你自己原来坚持的东西,而更为理解他的想法,节奏,和步伐。

还有从事互联网行业的“老师”同学:声音不大,也是稍微有点吃亏的性格,但却是所有大局中不可缺少的人物。“老师”同学在的队伍,“老师”可能会吃亏,但她的队伍不会。在大多数情况下,“老师”同学选择“圆满”;看上去像是在退,但只要知道如何选择的话,那就是比一直进攻要厉害多了的责任心和智慧。

其实很多东西,说白了也都是一种技能,都是可以学的。我在小组里观察到其他同学的不同技能以后,逐渐地开始琢磨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有时候不肯学这些技能,不肯改变?”比如说,我也知道对着能力不强但ego强的人,嘴甜也就可以过去了,那我为什么不肯学这个技能呢?是什么在阻碍我呢?

回答这个问题,花了我挺长的时间。我从4/5月份开始按着班级进程写作业,每周/每天和“爱好男”小组同学交流各自工作上的问题和想法,并且,最宝贵的是,得以观察他们对生活中各种事情的反应和反思。循序渐进的,我想要找到阻碍我的东西。因为不光是申请这一年,其实我在过去几年,一直有种隐隐的感觉,那就是自己没有以前小时候那么厉害了,但也不是特别能想明白为什么。



答案是后来一天一天积累的。有时候我看看兔同学为什么那么能忍, 然后想到:“哦,因为为了做成这件事情,她必须要忍这一步嘛”。看看老师同学为什么那么愿意暂时后退,然后想到:“哦,因为她以后要带领这个团队,那现在只能稍微后退一下”。

后来有一天我突然就想明白了,因为我现在把我自己放在我要做的事情前面了,所以我气量小了, 能力也受限了。想必起小时候的自己,为了争取更多机会和美好的生活可以做任何事,现在的我反而是希望生活顺应于我,眼界和能力都被带低了。我个人的感觉是,后者的状态比较狭隘且无趣;毕竟每个人生和死, 本身的重量都和其他人一样,并没有说我的快乐一定比别人的快乐更重要。

逐渐地,我开始计划如何让自己回到那个为事情而战而不是为自己而战的状态里去。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在BBY的老师和小组对我进行了很大的帮助:这个课的设定让我可以通过观察别人来更好的理解我自己。每个人都好像是我的一面镜子,让我看到事情的另一些方面。最后我发觉,因为我过去一些比较阴郁的经历,让我有一定的思维定势需要第一时间做到“自我保护”,所以,在我很多的现实反应中,我的第一反应是保护我自己,而不是争取我所要做的那件事情。如果我真的能把事情放在我自己前面,那我可以做到喜欢和认可那些工作水平低的人,因为我需要他们;我也可以做到在事情不顺我意的时候不焦急的努力和等待。做不到只是因为我还没能把事情放到我自己之前而已。

一个最高目标是“自我保护”的人,需要什么好剑啊?这么狭隘的目标,为什么要给你最好的啊?

这句话基本上较好的总结了我的申请结果。我之后还是会去一个挺好的学校,但和我少年时拿到的那个学校就不可同日而语了。我少年时的结果比我今天的好,是因为我少年时的成就比我今天的大;我少年时的成就比我今天的大,我个人认为是因为我少年时的动机比我今天的要好要高:那时我是一个为了争取机会和公平而什么都敢做也什么都能做的人;今天(或者说昨天,毕竟希望后面不会如此)我只是一个希望世界为我改变的人。

从申请的角度来说,我也没办法和你分析什么样的人可以/应该进什么样的学校。世界上有很多人,非常优秀,不需要犯昂贵的错误就可以做到优秀的结果。但可惜我不是这种人。我有一个有点长并且昂贵的错误。我感激BBY的地方是它的设置让我有了看到和分析这个错误的方法;如果没有它,我可能不能看到自己受限制的原因是什么。但最终我能不能做,这个由我来决定。

亚瑟王的第一把剑,因为打了一场违反骑士道德的仗,断了。在失去了第一把剑以后,他在魔法师梅林的指点下,从湖中仙女那里得到了他的第二把剑,湖中剑,也叫王者之剑。赐剑时,梅林提醒亚瑟王: “ 王者之剑虽强大,但其剑鞘却较其剑更为贵重。配戴王者之剑的剑鞘者将永不流血,你决不可遗失了它。” 可是最后亚瑟王还是不重视剑鞘,遗失了它,并被叛徒杀死。

我选择了这个故事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它的故事逻辑和我自己的经历有一定的重合之处。 当我的动机变低了的时候, 我的能力和所得到的东西也变低了。当我不愿意为了更高的目标而控制我自己的时候,我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申请这事还是一个短期并且有运气成分的事, 但生活不是, 我个人认为,长期看,生活会给我们应该得到的东西。我自己的剑不是一天失去的, 那也不指望能一天之内把她赚回来。毕竟,生活会给我我值得的东西, 每天让自己更值得一些就好了。我不是某些大神,真的是什么东西都很优秀,而且也没有什么硬伤在性格里。 我可能是一个第一版程序就有bug的肥软版机器人,如果想要进步的话,就只能靠后天自己调控了。

可是, 我还是想要“厉害“,还是想要拿回自己的那把剑。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选它也有不同的原因。我的原因是,感激。我感激我的生活可以在我自己手里,我感激我今天已经不用被自己内部的限制或是外部的限制牵着鼻子走。我感激这些简单的东西是因为我知道他们不是必然的,世界上多得是因为自身能力限定也好外部条件限定也好而没有办法掌控自己人生的人。既然我有这样的好运气,我就要好好努力一把,把自己变得更强,保护和打造我认为是正确和美好的事物。

至于我能不能做到,那就看我值不值得了。

2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