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工作三年,放弃哥大,与最爱的人前往同一个教育殿堂|录取故事

工作三年,放弃哥大,与最爱的人前往同一个教育殿堂

Elaine

华东政法国际法本科,教育行业工作三年

GRE 322+3.5,T 103

范德堡大学 Learning and Design 哥伦比亚大学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纽约大学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波士顿大学 Early Childhood 波士顿学院 Curriculum Design

(大满贯!)

- BeBeyond真实选择系列 -

Elaine的本科与教育无关,是一位法学生。毕业后的她如鱼得水地在教育领域工作了三年,但她说:“要成为通晓领域的专家,单单成为优秀的老师,是远远不够的。”

她分享了从本科到毕业后三年在“改变”的主题上做过的努力,即使你的申请方向不是教育,相信她强大的行动力和乐观的态度也能为在黑夜中找路的你,带来一份力量和光亮。

(以下为正文)

坐在大一的课堂上,我一定没想到6年之后我会在早教行业做得风生水起,并且即将去一个很燃的教育设计类项目留学。这一系列的选择,要从大学的社团说起。

凭热情坚持到大四的社团,

改变了我后来的人生轨迹

大学应该做的事儿,社团,学业,谈恋爱,我一样都没落下。而真正影响了我后来所有轨迹的,还是这一件:

我认为演讲本身只是一种传播有价值内容的方式,如果过于注重演讲的技巧而忽视了演讲的内容,没有让演讲唤醒听众或是引起共鸣,那演讲就味同嚼蜡。

本着这样的信念,我在学校自己成立了独立的iSpeak工作室,专门开发能够真正发挥演讲价值的项目。在学校的各个组织中,我找到了一群非常有热情和思想、又热爱演讲的同学,一起来干这件事。

我把大家聚拢到了一起,一起开发了演讲+支教、演讲+创业、TED演讲大会、演讲培训等项目。正是因为这份惺惺相惜,六年过去了,我们这群人遍布世界各地,而我们的群仍然十分活跃。

▲与iSpeak的部分伙伴一起举办活动

创办iSpeak工作室几乎贯穿了我的大学生涯,在不断打磨演讲课程、不断试讲和互动时,我发现了我在教育领域的热爱与天赋。从此我也知道了从事法律成为律师,对我而言,永远都只能是将就了。

于是在男朋友(现在还是同一个hh)的推荐下,我在大三那年参加了BBY Career Workshop,BBY中“思考你的可迁移能力来证明你可以,马上执行”的氛围,让我迈出了从法律行业转型教育行业的第一步。

我在尝试了去五百强快消做培训实习生,头部英文培训机构做teacher recruiting HR intern等几份教育行业的实习后,确定了我要做真正能实现“爱,成长与教育”这个我信仰的主题领域——早期教育。

想成为通晓一个领域的行家,

工作优秀是远远不够的

找到所爱领域之后,一做就是三年。

这三年,我如鱼得水,不断蜕变,快速成长。工作一年后,因为我能很好的吸收和呈现公司对于早期教育的理念,在公司内部,已经成为很优秀的老师了。在申请的过程中,也曾有过升职的机会,我选择了放弃。一方面因为我在毕业后就计划以后要留学,另一方面是我知道留学将带来的成长对我会有更大的挑战性。

对行业的深层思考让我明确了留学的价值,让我明白,要成为通晓领域的专家,要成为这个行业的改变者,单单成为优秀的老师,是远远不够的。而在申请的最初,我并没有看到这些。

我仍然记得刚参加BBY Graduate Workshop的一个场景:

培训老师和其他同学问我,你有没有深入思考过这个行业?那时很不理解,我当时仍单纯的认为,我们公司在商业领域是头部,那么公司的理念就应该是这个行业的理念。我认为我对这个行业理解已经很深入了,大家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为什么大家会质疑我自认为很骄傲的东西。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反作用力,让我重新去审视我从事的工作。我才恍然发现,我们公司只是这个庞大领域的小小一隅。我不该因为认同公司的价值理念,就自满到认为不必再去涉猎这个领域的传统、流派、经典与名家。

在此之后,我不仅边工作边反思,还主动了解一切我能接触到的教育领域相关的信息、理论、理念,我的工作能力也升级到了更出色的阶段。BBY就像是加速我成长的催化剂,不断总结和思考的习惯,让我在工作中积累起了更开阔的行业观察和insight。

仅仅只是局限于一个企业、一方土地时,我容易有不客观的、略带偏激的想法。举个例子,我之前对于应试这件事是抗拒的,但现在我觉得只要能够真正去帮助一个家庭的课程,就是好的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