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的设计 (1)_edited.jpg

写在哈佛商学院MBA申请出结果的时刻

今天凌晨,哈佛商学院MBA录取结果出来了。当然,有的人录了,有的人没录。


作为一个辅导过25个人进哈佛商学院读MBA的人,我知道,每年的此刻一定有不少申请人,包括我们的学员,会想:为什么哈佛录了TA?TA看起来没有其它人那么强啊。TA真的是那个哈佛说要招的,可以改变世界的人?看着不像啊(此处省略理由数十个)!当然,还有好多其它疑问,比方,TA的GMAT成绩也不是很高啊,所服务的公司也不是最好的啊,工作头衔也不够高啊,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疑问的解答,非常重要!


因为如果我们对这个世界对人的评估和奖赏机制(哈佛商学院的MBA录取就是其中的一种)发生了认知错误,小则造成自己努力的方向不正确,大则造成对世界的公平、是真实还是虚伪等重大问题怀疑、失望甚至绝望(后果请自行脑补)。这方面,我见到的周围人,大到50岁左右,小到高中生,有错误解读的情况非常普遍。举一个出格一点的例子,有人觉得“女性在国企升职,可能得靠不清不白”。真的是这样吗?如果这在美国,一定会有一个基于数据的分析和研究而得出结论。而我们这边,呵呵。


很多年前,我们有一个学员拿到了斯坦福商学院MBA的面试但最终没进。这是全世界最难进的MBA项目(4%的录取率),当时面试通过率高到80%、90%。TA没搞定最后一步。TA为此抱怨了好久好久,最后,我不得不直说:“M,你不要看你和斯坦福之间似乎只有一线之差,但你现在的表现让我意识到这是你几乎无法逾越的差距。你明年也不会有戏的。”他终于停止抱怨,开始听我说为什么了。


哈佛和斯坦福MBA项目对人的挑选是我在实际工作中接触过的挑选最严的项目。他们说,挑的是可以改变世界的人。他们确实是这么做的,且挑人水平高得让我目瞪口呆。


那么,什么样的人能改变世界呢?我们又如何去评判和挑选这样的人呢?我就直接回答后面这个问题吧。


(注意:前方感觉像鸡汤。)


我向大家保证,这个评判肯定不是围绕学习成绩、工作能力和成就来看的,虽然大部分被选上的人这方面都不会太差,但一定不就是最最好的那几个,也决不是围绕这个人是否完美来评估(想想Trump可以当选总统)。这也是大家对西方国家招生标准最难以理解的地方。


其实大家多观察,多思考,就不难明白我以下的看法(基于和1,000多个人极深入的接触和互动——我辅导他们)的合理性:


人到了一定时候,比方有个18、20岁(想想苹果公司的乔布斯和脸书的创始人),其实世界的大部分道理都懂了,夸张点说,什么都知道,这世间就没有什么神秘事(可能理论物理除外)!


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其实我们的学生的水平、智商、想法、知识面、学习能力等等,不会比我差。我们大家都不会比马云差多少。


差距不在以上提到的那些点。它只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我们追求的是什么?

第二,我们是否敢追求?

第三,我们能否承受得住这个追求的过程和所带来的后果?


为什么是这三条?有兴趣,我晚点详细说。


各位可以立刻拿这三条分析自己和周围的人,也可以拿他分析我们公司、社会和世界的领导人,可以去看看创业领域、艺术领域、政治领域,甚至科研、婚姻、美国PHD项目的申请。看是不是可以用这三条来分析,看会得出什么样的结果?欢迎留言讨论。


我有一个同事,去年工作做得非常有成果。去年的她和前年的她在自身能力等方面有区别吗?我认为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区别是她豁出去了。


2001年的时候,我刚开始做留学申请辅导,觉得非常难对学员产生影响。很多学员是如此不自信、有如此多的顾虑,以致他们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去评估风险、算计得失,花在行动上的时间和精力实际上少之又少,所以,我提了一条口号,Be Crazy and Stupid。 现在看,它触及到了问题的核心!


上周我和蓝驰创投的朱天宇聊。他跟我说,他如何判断一个创业者是否有可能成就巨大的事业,例如,能在三年内从管4、5个人到管3,000人。想象一下这对一个普通人的要求!其实就三点:


第一,有自我认识,特别是知道自己的短板。

第二,能立刻坚决地做出巨大的改变,解决短板问题。

第三,扛得住这个过程。


他说,这,就是BeBeyond教会他的。


其实,不要说改变世界,改变自己也是需要做到这些的。所以,如果此刻,各位有一些不顺,甚至挫败,正是好时候认真反思一下,对主客观原因做一个系统梳理,然后,就可以继续上路了!


记住,输赢是常事,我们尽量不要变成那个愤世嫉俗、怀才不遇的人。


最后的最后,一切外界的评估都不是最后的判决。我们的自我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存在,是完全可以被创造的。我们自己,就是我们一生创作的作品。怎么着,你想把它如何?


  作 者


   谢劲波

   BeBeyond 创始人


在美国学习和生活10年,从事过不少工作,建筑师、城市规划师、美国政府公务员、媒体咨询师、IT部门领导;也从事过戒毒所义工、餐馆服务员等行当。同时,他也是马拉松运动员、帆船和攀岩爱好者……


在美十年,他目睹了无数留美精英的无助:他们的问题不在于勤奋和学识,而在于是否有一个超乎学位和工作的更长远的目标以及能否认识并相信自身独特的兴趣、才华和价值,并坚决地去实现它。


1999年,劲波辞去了美国战略传媒研究公司董事长助理的职务,创立BeBeyond,他想通过这个公司教别人如何认识自己。自创立以来,BeBeyond从不挑选参加客户的背景,虽然他们的外在背景更有可能帮助BeBeyond取得商业名声和成就。因为劲波相信人人平等,每个人都蕴藏着难以置信的潜力,并有获得成功的权利,这也是BeBeyond这个词要传递的意义。


现在BeBeyond已培训上万名学员,帮助学员在求职、留学和MBA申请方面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成绩。谢劲波本人在MBA申请咨询上辅导过从24岁到38岁来自不同行业的人,有的来自高盛、大摩、华平、麦肯锡、BCG,有的来自普通的民营企业、知名或草根的非赢利组织、街道办事处、或者普通中学。这些学员毕业后有的成为了创新工场二把手、十几亿美金规模的基金的创始人,更多在勇敢追求自己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