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采访

A Typical Day of MBA “平时赶作业,周末赶飞机”

日期:2009-06-08
2009年4月18日,上海,来自Wharton、密歇根大学ROSS商学院、加拿大Ivey商学院的三位嘉宾分享了各自读MBA的精彩故事和独到心得,从生活状态,到如何找实习,到融入当地文化,细细读来,让人获益良多。


嘉宾:
罗丹女士 2008年毕业于沃顿商学院获得MBA学位。目前为一家创意健康培训公司创始人之一。同时为儿童教育和医疗援助相关的非政府、非营利机构筹款。就读Wharton前在教育、健康和医疗领域有5年市场、品牌和商务拓展方面的经验,曾任Genesis Education Group品牌经理。

谢天先生
波士顿咨询
咨询顾问。2008年获密歇根大学ROSS商学院MBA学位。就读商学院之前,曾任安达信 / 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高级税务及法律顾问。

汪小燕女士
任职于阿联酋国家石油化工公司上海代表处,负责中国区新项目开发管理,主要涉及Financepermitting planning,同时负责analysis and reporting of business unit. 曾就职于上海宝钢新项目研发部门。2007年毕业于加拿大Ivey商学院,获得MBA 学位。



第一个问题:
MBA商学院典型的一天


谢天:

一年级的一天就是
7点起床(不吃早饭),赶公车上8点的课,赶不到就跑过去,部分时间会迟到。8点到10点上第一节课,下课之后吃早饭。10点半至12点半上第二节课,利用午饭时间尽量找一些同学social,包括各种各样你讨厌的、喜欢的。遇到二年级的就了解他们去年的暑期实习做得怎么样,他们公司怎么样。遇到一年级就了解他们背景是怎样的,他们对于行业有什么新的看法、想法。下午原本有两节课,有时会逃掉一节课去听presentation。例如当时8月份上课,9月份就有一家公司进来开路演会,就是希望我们去听他们(讲些废话),不去还不行,因为如果想进这家公司,以后在面试时就可以提到以前来过他们这边(听路演会),你的讲话很impressive,等等。一般来说每天56点之后吃晚饭,78点以后就听听更多的presentation或者赶作业。一般23点睡觉。

这是刚开始
910月份比较轻松的时间。10月份以后就分两种情况,一种人说我受够了,我不要这样过,终于想通了,开始好好读书,觉得暑期实习不过只是个暑期实习,不用这么累去争取,一种人就是觉得实习是最重要的,所以11月份开始就有人每个礼拜5天有3天会泡在纽约咖啡馆或饭店,等到有穿西装的人出来,就过去找他们交流,让他们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有这样一个人对这个事业有热情,愿意付出时间来等他们,当然很多人成功了。

二年级的一天就是9点半起床(因为都选在9点以后的课),9点到5点上课,每天也很开心,因为学到想学的东西。中午吃饭时就会有很多人来找你聊天。下午就会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课,美食、滑雪等等。我平时的生活可以总结平时赶作业,周末赶飞机(去各地玩)

汪小燕:

我读的是一年的
MBA,本来是两年的课程缩减为了一年,课程就非常的紧张。因为95%的课程的强度是没有变化的,刚开始就要关注职业的规划。刚到学校,学校就组织当地比较大的金融机构、政府机构(和我们)social。班上中国同学不多,班上60多个同学,5个是中国人,其中2个还是移民。上课对于参与程度要求非常高,有2个同学在课上记录大家的发言。中国直接过去的3个人,刚开始听不懂,老师还没说完,当地的老外就纷纷举手,中国学生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上课是分3 部分,第一个部分结束时,三个中国人表现得非常差,被老师一个个叫去警告,说如果Part 2再这样的话,就会把你们废掉,大家都非常紧张,于是上课就胡乱说话。上课可能也没听懂老师在说什么,反正先举手再说,瞎说一通。老师还是比较给大家机会的,所以后来也进步了。

我们每天是上半天(
4个小时)的课,有时是上午有时是下午,课中间是有休息的。从上课第一分钟开始老师就要求大家参与到讨论当中去,从头到尾都要发言,虽然有时(发言)价值不大,但还是很锻炼英文的。有时上课发言被觉得完全是在bullshit的人,就会有个拨了毛的橡皮公鸡,在这个星期送给这个人,称之为bullshit king or queen。我有一次也得到过,不过我觉得还是蛮骄傲的,我至少有那么多机会去bullshit。中午也会和Alex差不多,学校会安排一些公司过来,我们就会吃饭聊聊职业规划,他们的招聘情况,互相交换名片,大家表面上还都是很活跃和友好的。下午就是一块打打高尔夫球,或去郊游。晚上就是看case,第二天会有contribution,如果不看case就会很难熬。看case的话,4个小时的课会有3case,一个case会有3040页,有时候还要做些计算和分析。所以一天花在上面的时间要45个小时。后来到了Part2-3的时候,晚上就不怎么看case,一般是出去玩。后期就开始真正进入找工作的阶段。在Ivey,每天过得还是很有意思的,学也学了,玩了玩了。如果上午上课,7点起来。晚上1-2点睡。

罗丹:

如果有考试的话,就和平时的状态很不一样。从比较
hard的时候来讲吧,考试的时候。我的apartment就在学校对面,当时进学校时就想,因为没有financetraining,住学校比较近一点,每天可以多睡15分钟,后来发现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我的apartment墙上,贴了张很大的schedule,把格子的日历拆下来,把一个学年四个月每一天的大考小考和assignment标上去。因为沃顿非常量化,考试也非常严格,很多考试时和本科生专业课一起考,要求可想而知,比如说accountingcorporate finance,我们都是两次期中一次期末,中间每个星期都有assignment,加上所有的case。这样不把schedule标好的话,会很容易忘记期末考试的。很多考试集中在几天的话,除了争分夺秒睡觉之外,就是学习,还要兼顾career这块。至于考试有多惨,大家就发挥想象吧。自从踏进business school,就会感觉到很强烈的move on意识。刚开始到学校,就想我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学校,我要到处看看,enjoy一下,好奇心还没有满足下来的时候,各种imformation XX,各种career office给你安排的活动,包括各种career traininginterview、穿衣打扮,一切都开始training了。压力不是很大的同学,就会把精力放在career这一块。平时也要在7点起来,前天晚上会有些case没有看完,要突击一下。出门之前,一定要再看一下今天有没有考试,有没有作业要交的。

早上开始上课,教室前面有大家的folder,你的folder也放在里面,上课之前,就去查一下folder有没有重要的事情,来不及看就抓在手里,拿到教室里去看。上课也是每一分钟都是人群里混过去的感觉,老师的备课非常好,整个教育方式都是互动的,一下走神了,就很难再上这辆车。所有一直要很保持警惕。还有cold call,所以一定要跟得上。为了保证跟得上,就是前天晚上看case,甚至有心一点的时候,你可以准备一些你自己很擅长的topic。如果上午的课全部上完,中午只有45分钟休息,那只够到学校的cafe端一个sandwich,这45分钟还会有些同学去参加information session,去参加学生自发组织的Toaster master美国人很热衷于这个,他们本身就已经很native,他们更加注重自己讲话的logicconvincing,我原来以为是锻炼外语的。中午的时间就比较适合于学生自发组织的活动。

沃顿的课程安排都很密,下午一般没有完全休息的时候,会上
1-2节课,下课时间一般是45点,45点之后就是学校给我们安排的career方面的presentation,或者是一些公司的高层来做演讲。沃顿叫做百场演讲,去年王石先生和魏佳普先生都来演讲过,还有一些政要,这些东西都是不太舍得错过的,都是难得的经历。虽然这一天有点熬不住了,但还是会坐在那里听一听,有时候就坐在地下。有时还可以拿个签名和很漂亮的礼品。(这些结束后)真正的学习才刚刚开始,我说过我自己没有很强理科背景,读沃顿是有些吃力的,所以我下了课,听完这些讲座后,我的一天才刚刚开始,那时是到晚上78点钟了,然后要把之前67个小时非常solid的学习(回顾),来做作业、准备考试、读第二天case。这个真的要有思想准备,但仅限于像我这样背景比较差的。我想和大家说,连我都survive下来了,大家应该没有任何问题。我以前也是学education的,工作时做的是marketing。所以大家把自己的时间计划好,该吃苦的时候就吃一下苦,但没关系,到第二年就可以drive a life,像Alex说的那样。

第一年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因为是基础课,基础课里面包括
financeaccountingoperation,这些都非常solid。到第二年就选一些自己希望、并且第一年打下基础后(选择了)方向的东西,这样日子确实好过得多,当年我都去海边了。一次我买了去巴黎的机票,但在最后一刻放弃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太不容易了,第一年我的成绩不是很好,眼看就要追到average了,以我这样的背景,在沃顿finance追到average对我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所以我放弃了去巴黎。现在回想过来也是个难得的经历,顶多损失一个LV的包。所以第一年的吃苦过后会觉得很有意思,第二年就终于可以enjoy your life了。当时还没有发生金融危机,我们还是被称为华尔街上未来的精英,所以大家手里都掐着不少offer,都在谈价钱,待价而沽。很多人甚至在summer的时候就找到了理想的地方。虽然我很想去finance,但我从来没有因此有太大的压力,只是把手里该做的research和工作做好来。但从去年年初发现开始出现一些问题,尤其是我们这边和几个东部的学校去纽约、去东部的金融中心找工作的人很多,我们发现雷曼有问题之后,就给当时还在找工作的MBA很大的压力。

按照沃顿的就业比例来说,
30%以上会去finance,去marketing的中国人比较少,而录取到沃顿的中国人大部分都是希望能进入到top finance service这样的地方。到现在为止,我同学还有一些还在变动之中。我从学校survive过来,觉得这些人都是有很强的职业精神和在差劲的时候survive的精神。不光是由于学校的branding,他们自己确实是失业后很快又会找到(工作),然后再次失业,又找到(工作)。这种压不死的感觉让我觉得挺骄傲的。


更多精彩,请点击BeBeyond MBA 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