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沃顿录取:从心所欲不逾矩|MBA​

申请结果,其实只是打开一个新的牌面而已。

GMAT 730,金融行业

每周工作100小时起

在飞机场写Essay和提交学校

沃顿录取

“ 写在前面的话

前几天在workshop的小组一起回忆申请,我说我想起来第一次上课后曾经问过Jinbo的一个问题:“Hi Jinbo,我没有什么别的兴趣爱好,我只喜欢工作,这个对申请有影响吗?”Jinbo一脸轻描淡写:“没事啊。”

后来的self-awareness的深度和全面性当然是远远超过了此刻这个问题的对答。

现在看这个问题觉得很好玩,但是这个问答对我的想法是有革命意义的。因为从小到大,我都在想着别人的要求、社会的标准,或者说我以为的别人的要求、社会的标准;从没真正地坚定想过“我要什么,我喜欢什么,什么对我重要”。我其实大概已经模模糊糊地在实践这个做法几年了,但是我并不知道我正在做,也不知道我该这样做,更不知道我曾经做对过什么、做错过什么。

我很庆幸我在工作这几年之后经历了申请这个过程,我觉得我获得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力量。也许会让我走得更远,也许会让我哪天决定不走了,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从此打算“从心所欲不逾矩”了。

就申请说说申请

从2016年5月考完GMAT有了可以用的分第二天就报了BeBeyond5月班(此时还连essay是什么都不知道),7月份有了可以用的T决定第一轮全部申掉想申的学校(此时才参加过1个info session,对学校的了解基本是0),9月份丢出了第一轮申请的全部材料,10月初campus visit,10-11月面试,11-12月收到全部结果。

我的申请从开始到结束仿佛都只是工作的一个伴奏,从开始到中间的一些关键决定。可是我却一直面临着双赢或者双输的局面,申请无法用来逃避工作,而是必须两个都好。所以我只有有限的时间和注意力,让我搞定眼前最重要的问题,甚至下一阶段所需要的准备对我来说都是暂时的无效信息,都不符合成本管理的原则。一路都在小心翼翼,各种平衡。

2016年初我决定申请,是因为觉得趁着还有时间和空间,与其做个更简单的转型,还不如选一个难一点的转型。MBA可能在别人看来是个很轻松的事情,但在当时的我看来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英语差,GPA低,我不是很酷的人)。不管这些不自信的理由成立不成立,但总之我是选了一个难的事情。我后来才发现,我已经从大学里那个有两条路我一定选简单的那条的人,变成了工作后有两条路我一定选难的那条的人了。

我大概真是个资质很一般的人,有人可以2周考下GMAT,但我是在做了几乎所有能找到的材料之后考下的。参加BBY,我们小组是全workshop最勤奋最疯狂最认真的小组,从作业到QCS,我们从来都是激情过度。第一轮申请,9月份的生活我都不敢回忆,不记得自己睡了多少,essay也是n版。凌晨5点交完最后一所学校,9点去机场坐上去美国的飞机campus visit,美东美中美西一所学校不落。面试的时候,提着行李箱去了两次,中途接电话一次,因为开会迟到一次(这个不对,面官很不爽,需要自我批评)。跌跌撞撞,带着狼狈,总算走过了。

回到申请结果上说,申请前,我跟爸妈说:如果是Duke我就去了;第一次workshop课,我说Dream School是沃顿,说的时候怯怯的;Campus visit的时候,只有走到哈佛校园里我真的感觉“好美我好想来”;最终的结果,认真准备过的哈佛不要我,完全没准备的沃顿要了我,一个月后重新翻offer还发现了居然有奖学金。所以说,之前给自己立的众多Flag中,还是第一次workshop课上的最准啊。

还是要承认的,哈佛拒了我之后我消沉了一天。但也只哭了一天。当时其实更多地是觉得对不起这么多帮助过我的人,让人失望了。之后不断有人问我:“你觉得哈佛是要什么样的人?”或者更直接的,“你觉得哈佛为什么不要你?”。或者“如果你当时第二轮申请,如果你推荐信找的是XXX,会不会希望更大?”但是实话实说,这些问题我自己一个都没想过,我也并不在意任何一个的答案。首先本着尊重历史和事实的角度,关于“如果”的事情,我都从不想。在当时当地做了自己认为最好的选择了,这就是判断,没有如果。至于哈佛到底要什么样的人,相比于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根本是个微不足道的问题。申请的时候在压力下想不明白这些事,那也是见识和信心决定的必然,但是申请之后若还困于此事,我一年的self-awareness算是白做了。

沃顿是一个面试被我放弃准备的学校,因为面试是群面,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群面,准备基本没有性价比,到现在也说不出那场面试到底讨论了什么。然而也许是AO手滑点错了,我居然拿了offer。只好说生活有的时候就会开个玩笑。不过想想我当年高考要是考得差一些,我的大学成长都会比实际的要好。而我大学要真如我期待的那样成长得比实际得要好,我的工作之后的“放得开”的程度就会比现在要差。

所以,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真是在我人生的不同阶段、每件事情做事的不同阶段会反复想起来的一句话,每次都有更深的体会。从这个角度上说,申请的结果不过是让我又拿到了一个新的牌面,开始要打新的一局牌而已。

“ 就申请说些别的

有人问我:“你去了又回来,还是会做一样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去读书呢?”我当时说:“事情还是一样的,我会不一样的。”我说的不是鸡汤,是句真话。

大部分人拿MBA当一个找工作的agency,估计金融男女们的一大半的CG都是转行做投资。但作为一个在这里面的人,我很清楚所谓的名校也好、前雇主的大牌也好,在残酷的商业战场上,就是一块大多数时候不足够灵的敲门砖而已。MBA不会带来任何奇迹,4年之后最多变成一句“沃顿MBA”的半句话,换别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或者增加一个stereotype的印象,没有任何实质意义;而人脉,在哪里2年都会积累下一堆人脉的,也并不是最实质的差别。那我到底要什么呢?我的新牌面有什么不一样呢?

通过申请,我终于在工作4年之后把目光投回了自己,重新发掘自己的优点和缺点,重新审视自己内心的欲望和好恶,准备好了“再出发”:

我发现自己的勤奋、自控力和执行力比大多数人强,我可以持续地努力;

我发现我的审时度势和利用形势的能力比大多数人强,我可以很多时候化不利为有利发现“抓手”,因为情怀也好因为眼光也好总之能比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小算计看得更多更远;

我发现我的坚持和韧性比大多数人强,认准方向之后任尔东南西北风;

我发现我的以人为镜的精神比大多数人强,看到别人会想着怎么磨砺自己;

我还发现其实野心勃勃的,我终究是没法长期做一个安静看书的少年。

同时,我也发现我是一个困于自己内心的小标准,无法对颠覆性的变化和趋势发自内心地接纳拥抱;

我发现我容易倾向用亲疏远近判断对错,时不时会脱离事情发展本身,在分析策略时候容易将路线之争和权力之争划等号影响判断;

我发现我对商业的本质的理解依然比很多做实业的人差,对一件事情最真实的商业结果的理解的提升依然永无止境。

这些自我认识至少已经加入了我的新牌面,如果没有MBA的申请,没有BeBeyond,我大概没有机会认识到这些吧。我觉得我已经有力量了,去在一些事情上真正相信自己,在一些方面真正改变自己,真诚地面对自己,努力做更好的自己,也接受那个不完美的自己。

这是真正的“再出发”的勇气和信心,不是来自于结果,而来自于认识和心态的变化。

“ 申请过程中的那些人

罗列感谢是个很俗的结尾,然而我依然不能免俗。

感谢BeBeyond,感谢WTM小组。感谢小伙伴们的不离不弃和各种鼓励。感谢老板的推荐信,感谢同事的支持。此处各项感谢省略一万字。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