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交大学姐亲述GPA3.39+挂过科,照样申到UChicago CS Ph.D|留学

Erica

上海交通大学

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

1.@命中缺GPA的难友们

高GPA是申请的一大优势,可惜,我没有。我的经历对于已经不太来得及补救GPA的大三同学,可以听听我的故事。或许现在的你们,就是一年前的我。

一个挂过科,别人眼中根本出不了国的学渣

实不相瞒,在大一大二期间我并没有特别想要出国,做科研更是想也没想过。当时,我抱着“将来做一个码农,只要技术够好就行”的心态,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在开发上,学习一直处于一种,“感兴趣就学,不感兴趣就胡乱应付”的状态。这一段经历导致我大学阶段的GPA相当低,到现在也只有3.4,提交申请材料是3.39,大二时还挂过一次基础电路——在许多人眼中,我基本属于可以放弃出国打算的人。

申请过程中,这个并不光彩的GPA,几乎成了笼罩我整个出国计划的阴影。以至于到了写PS的终稿时,我还在为了该如何解释我的成绩问题而纠结,每天都想把大学前两年的自己吊起来打(有出国申请打算的大一大二同学们,请尽情地刷高你的GPA,这样在申请时会掉的头发会少很多)。

取长补短:

打动学校的不只是GPA后的小数点

还有真科研能力

参加BeBeyond Workshop以后,我接触到一种观念:与其拼命补救自己的短板,不如拼命加强自己的长处,让优势足够抢眼,抢眼到短板不再为人注意。这个观念极大影响了我,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整个申请过程的努力方向。

记得我第一次去BBY咨询的时候,只想问一个问题:我这样的成绩,需不需要重修?当时接待我的培训师问:你有把握重修后的成绩一定会很高吗?这一门课对你最终的结果会有多大的影响?

我想了想。

首先,重修有一定风险,我不能保证成绩一定更高。其次,除了必须学好的专业课外,我还得留出足够时间去做我的大创项目、参加实验室组会、复习GRE。平心而论,这几件事的优先级远比提高个零点几,乃至零点几几的GPA要高得多。

于是,我最后没有去重修。

诚然,GPA作为几个重要指标之一,总是多多益善,说不重要是假的。但是,这并非唯一的指标。在BBY,我意识到我并不等同于一个分数,招生官所关注的,是整个申请材料所反映的方方面面所共同构成的我。明白了这一点以后,惶惶不可终日将近一年的我,终于建立了自信。

接下来我思考的问题就是:对方想要什么样的学生?他们最重视一个学生的什么特质?是科研潜力?还是领导能力?

我自己是想申Ph.D.的,在查找学校项目的时候,发现许多学校表示它们最看重的是一个学生的科研潜力。我可以贴一段芝加哥大学CS Ph.D.项目在FAQ里写的话,这是当时让我决定赌一把试试的动力之一。

My grades are less than stellar. Do you care to know why?

What we are interested in is not grades but research potential; grades are but one indicator. A lower grade in a challenging course is worth more than a perfect grade in an easy or irrelevant course. If you feel your grades do not reflect your academic potential, please let us know why.

后来我之所以拼命地去做科研。有一部分也是出于对低GPA的恐慌。从大二结束后的暑假开始,我的每一个寒暑假都是在实验室里度过,与此同时还有我的大创项目。

值得庆幸的是,录取事实证明,用科研经历弥补GPA不足是可行的,所有的这些经历都成了老师们感兴趣的点,也成了老师想要录取我的直接动力,以及委员会批准这一决定的原因。

2.@苦逼的科研狗们

——那些年苦逼的科研路上

我做过的死、踩过的坑

感觉自己“很科研”

到了大三下学期,我已经做过一个PRP,是一个大创项目的负责人,有参加一个实验室,跟在博士生学长的后面做实验,还打算找老师不记名地蹭一个我觉得将来也许会有用的PRP。

一切都看似挺好的。我觉得自己目标明确,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想做什么,剩下的只是要不断地去做就可以了

我可能一直在做假的科研

后来参加BBY四月班,在某一次的中期会谈里,我的培训师问了我一个问题,非常简单的问题:你觉得Ph.D.是什么?或者说,科研是什么?

我答不上来。

当然,我不是不知道那种常见的官方答案,比如“科研是对某一特定领域的不断探索,是在推动人类认知的极限”。这些话谁都知道,谁都会说,我也见过了无数次,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些话很空洞,毫无意义,好比对于一个从没吃过红烧肉的人,也许他吃过后会发现“红烧肉很好吃”并非虚语,但在吃过之前他根本不能理解这句话。

我回顾自己的经历。在PRP和大创的项目里,经常是老师告诉我们要做什么,然后我们按照他的说法去完成就可以了。在实验室里,我帮一个博士生学长做实验并且分析结果。

这样的经历算是科研吗?我自己都说不出口那样的话。

当时已经是16年6月,距离申请真正开始只有一个暑假了。所幸我还有培训师的鼓励,以及一个拖延症患者在DDL面前无可比拟的决心与动力。

我想,既然不懂的话,那就去弄懂好了。如果不知道科研是什么样子,那就去试着真正地做一遍

于是,那个暑假我在实验室,第一次真正地尝试做科研。从最初的寻找课题灵感,到课题设计,再到最终的付诸实践,每一个环节我都进行了尝试。

自己做科研:

不成功的尝试,成就坚定的学术信念。

说实话,一开始的确挺迷茫的,说是要自己做科研,但是课题的想法从哪里来?我问了带我的博士生学长,得到的回答是,多看看就自然有了,如果还不行就自己找个方向先动手试试再说。于是我便开始看论文,近几年的顶尖著作会一个个翻过来,找所有和自己方向相关的看,挑自己觉得有趣的看,找大牛们写的综述或未来研究方向发展的分析看,甚至找相关的新闻看。如果有什么让我觉得可以试一试,或者感到好奇想要了解的地方,就去做实验,读代码。然而,总共8周的暑期实习,当我想到第一个可能可行的点子的时候,已经两周过去了。

这还远远不算完,即便想出了自己觉得有意义的课题,在后来的执行中也并不顺利:一个课题做了一半发现和人撞了,一个新想法被老师认为本科生很难做到能够服人,还有一个直到开学才刚刚启动。

就结果而言,这大概可以称为是最失败的科研经历。期间我做的许多工作,到最后也没能写到我的CV上。在这期间我曾一度非常怀疑自己的选择,觉得我大概只是在痴人说梦,我大概在科研这件事上是完全没有天分的。

但这一次暑期科研对我而言仅仅只是如此吗?现在回过头来看,那一段时间大概是我成长最快的阶段。虽然一开始花了很久去确定研究方向,但却真正确定了我喜欢的、我想要做的、会让我感到兴奋的小方向是什么;而且我前前后后设计了三次课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发现自己抓到新想法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这也让我意识到,天分的因素也许会有,但这个事情大概真的比较看积累。而我做过的三个课题,也在不同层面上让我学了一课,或成为了我申请的一部分。

正是这样的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在最后让我真正坚定了要申请Ph.D.的决心。通过实践,我确定了自己感兴趣的小方向,了解了科研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并有了能够独立地面对这一切的信心;通过失败,我发现了在面对困难时最真实的自己,会哭,会难过,但也能够在发泄过后收拾好心情重新再开始;通过不断地尝试,我发现人并非是一成不变的,能力、素质、品味,都是可以被培养出来的

因为这一段经历,我发现了一个我自己过去并没有发现过的自己,也让我终于看到自己身上的一些优点,比如创新的能力,比如目标清晰,比如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会轻言放弃,以及与这样的决心一起出现的行动力。这些认知让我知道,在众多强有力的竞争者里,我手上赢面最大的牌到底是什么。我虽然没有最为成功的过去,但是一切的努力都不曾白费,它们终将以某种形式回报给我。

3.@选择障碍的病友们

出国还是不出国?去哪个国家?申请master还是Ph.D.?可能不少同学在这些选择面前都会陷入纠结。

之所以会犯纠结,本质上因为目标不明确

“目标”这个词,几乎贯穿了BBY的所有课程。这也是我在这里学到的特别重要一点,目标要明确,或者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对我来说,选择出国,以美国学校为目标,不畏艰难申请Ph.D,根本上都指向“我要做科研”这个核心目标

出国or不出国

最初,我之所以改变想法,下定决心要出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想做科研。我觉得这件事比起单纯地做一个工程师,更让我有成就感,更让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有价值。而就当前的科研环境而言,国外的环境比国内更好,而美国在CS方面至今依然占据着最为领先的地位,所以选择美国作为我的目标国家,有助于让我在科研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Master or Ph.D.

对于以Master为目标,还是以Ph.D.为目标,我其实挺纠结的。最开始打算以master为目标,是出于担心申请Ph.D.的难度会很高

然而,我的培训师Tess提议以Ph.D.为目标来准备。一方面既然要定目标就定得高一些,何况研究型的硕士与博士的申请准备相差不多。另一方面,正如大家所知道的,如果要在学术界工作,一个Ph.D.学位几乎是必须的条件。虽然也有研究型的Master,但就我所了解的来看,两者对于学生的期待与培养模式都不相同:Ph.D.希望将学生培养成独立的研究者,而master则更加像是本科的一个延伸,教授更多的课程与技能,以帮助学生更好地适应未来职业的需要。即便是研究型的master,很多时候也是为了一些暂时还没有明确未来方向的学生、或者想要继续攻读Ph.D.但背景依然不够的学生而准备,是为了让学生在未来的学术或研究生涯里更具有竞争力而开设。这些要求都是在读Ph.D.的过程中会获取到的。

既然我希望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研究者,一步到位的当然是最好的,所以,最后我还是申了Ph.D.。

项目和导师的选择

确定申请Ph.D.以后,随之而来的项目和导师的选择。这方面大家可能有不同的考虑,我这里只是说说我自己的。

我在暑假里做科研的时候,因为一个研究组的工作,而对usability方面的工作感到非常的感兴趣,这个研究组就是CMU的CyLab。我对其中的两位教授格外感兴趣,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因为我是因为他们的工作而对这一小方向感兴趣的,所以他们的研究兴趣和我高度重合,我没在其它老师或学校里再看到重合度更高的老师了,更何况我个人感,在这个方向上,他们是做得最好的。因此,我当时就想,如果要做研究,就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那就非他们研究组的人不可了。于是我翻遍了这两位老师的个人主页。虽然CMU我肯定会申请,但我也知道自己能被录取的概率大概和买彩票没有太大的差别,所以我就开始看他们带过的学生、或者经常合作的人。

之所以会这么去找有三方面的原因,

首先,这些和他们关系密切的人往往和他们共有着极为相似研究兴趣,那和我感兴趣的方向会非常一致,毕竟在国外申请Ph.D.的时候,导师与我的研究兴趣有着高匹配度,是一个非常有利的因素

其次,我觉得博士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不仅仅只是发表几篇paper的事,更多的是研究的思路与方法。而如果想要学习这方面,那除了他们自己以外,他们的学生应该是最有体会的,甚至连指导人的方式都可能会受到他们的影响;

再者,因为他们彼此之间互相认识,很可能将来就能有和他们进行交流的机会。

因为这些原因,我还申请了两位他们学生的博士,其中一位就是我未来的导师

总结来说,对于导师的选择,都是在我确定小方向后才确定的。导师、学校,都是帮助我在我的小方向上更进一步的助力。如果他们的兴趣不在我的方向上,那其它条件再好也是没有用的。而对于导师而言,也自然是同样的。

4.后记

申请是一件非常个人化的事情,每个人的背景不同,申请时的做法、决定都可能会不同,找到适合自己的就可以。以上的分享都是我个人的一些经历与想法,是千千万万个案例中的一个个例,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并不一定适用于每一个人,大家参考就好。

祝愿在明年这个时候,大家都收获自己心满意足的结果!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